一臺17英寸黑白電視機,為何引發“改革開放腐敗第一案”?丨百年百篇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1-03-29 08:00 147652


封面新聞記者 黃勇

1983年1月17日,廣東汕頭市人民廣場人頭攢動,一萬七千多名干部群眾在這里參加宣判大會。當聽到宣判書中“死刑”兩字時,原汕頭地委政法委員會副主任、曾任海豐縣委書記的王仲身體開始瑟瑟發抖,他終于知道害怕了,但是一切為時已晚。宣判大會結束后,王仲被押赴刑場執行槍決。

王仲案庭審現場(來源:汕頭中院)

王仲利用職權侵吞緝私物資、受賄索賄6.9749萬元,是改革開放后第一個因貪污腐敗被槍斃的縣委書記。因其腐敗行為帶有明顯的時代特征,王仲案也被稱為中國“改革開放反腐第一案”。槍決王仲,是改革開放以來懲治腐敗打響的第一槍,有力地震懾了經濟領域的犯罪。這一案件的處理,也為改革先行一步的廣東贏得了良好的發展氛圍。

王仲的腐敗墮落,是從收受一臺17英寸黑白電視機開始的。

貪腐之路

從一臺黑白電視機開始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把黨和國家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實行改革開放的偉大決策。

當時,國民經濟百廢待興,日用消費品極為短缺。即使有錢,許多生活用品也買不到。國內物資缺乏,讓很多不法分子在改革開放排頭兵廣東省看到了“商機”,大肆開展走私不法行為。走私物品,大到汽車、摩托車,小到電視機、錄音機、機械手表、電子手表、布匹、衣物、生活日用品、家具等。

海豐縣與香港、澳門海上交通便利,該縣在港澳謀生的有30萬人,走私問題極為嚴重。猖獗一時的走私活動得不到有效制止,干部受腐蝕,一些緝私人員甚至執法犯法。海豐縣一時成為遠近聞名的走私貨物交易市場,被稱為“遠東國際市場”。

1982年12月,王仲受審現場

1980年3月,海豐縣組織工作組到遮浪公社調查走私情況,發現該公社除兩個大隊外,其余大隊都在走私,甚至發展到大隊統一策劃,組織分批走私。全國各地的人紛紛云集到海豐縣、汕頭地區購買販運走私物資。全公社1萬多人,直接參與走私的1652人,占16.4%;11個黨支部277名黨員中有111人參加走私,占40%;64名支委中34人參加走私,占53%;支部書記走私的占44%;參加走私的船39艘,共走私108次,平均每船近三次。海豐縣收繳的走私物資越來越多,隨意堆放,進出無賬,可謂觸目驚心。

這樣的情況,給王仲貪污索賄、侵占大批走私物品創造了條件。

王仲被槍斃后半年多的1983年8月,剛調到中央紀委教育室工作的蔣秀生到海豐縣調研。他了解到,當地走私猖獗時,大家都不安心工作,“帥不升帳、將不出工”,“工人不做工、農民不種地、學生不上課”,家家戶戶都忙著走私,滿街都能見到走私的手表、收錄機等物品。

蔣秀生還了解到,海豐當時是一個80多萬人的大縣,而財政收入只有2000多萬元,在當地幾個縣中處于最末流。全縣除汽修廠和糖廠兩個企業外,其他基本上都倒閉了。沒有生活來源的老百姓,只能鋌而走險去走私。

利用職權

緝私倉庫成王仲“私倉”

改革開放之初,魚龍混雜,泥沙俱下。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一大批干部復出并恢復工作。少數干部認為過去受了委屈、“吃了虧”,想“撈回來”,于是搞起了特殊化。同時,貪污受賄、謀取不正當利益現象開始滋生蔓延。

王仲,就是其中之一。

王仲是天津薊縣(今天津市薊州區)人,1927年生于一個貧農家庭。1949年,王仲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并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王仲轉到地方工作,參加土改后,擔任過區委委員、區委副書記和書記等職務。1976年2月起,王仲先后任海豐縣委副書記、書記等,1981年8月調任汕頭地委政法委員會副主任。

王仲的腐敗墮落,是在海豐縣任職期間發生的。

1982年12月,王仲受審

改革開放后,從港澳回海豐縣探親的人和海豐縣申請去港澳的人日益增多。當時,海豐縣紅草公社有個廣播員的父母都在香港,1979年秋,他申請去香港探親。經村干部介紹,廣播員認識了王仲。這個廣播員希望探親申請早日得到批準,便多次上門拜訪王仲,認識了王仲的妻子陳巧蘭和兒子王建成。

搭上“關系”后,一天,廣播員問陳巧蘭:“家里有沒有電視機?”陳巧蘭說沒有。第二天,這個廣播員送了一臺17英寸的黑白電視機到王家。王仲收到電視機后,親自把廣播員的申請報告批給公安局,讓他得以在這年11月提前去了香港。

第一次受賄就是一臺在當時很緊俏的17英寸黑白電視機,王仲嘗到了甜頭,膽子也大了起來,他也就此滑向回不了頭的深淵。

不久,當時的海豐縣師范學校有個教師請求王仲幫忙,批準他一家五口去香港。王仲在收受一臺彩色電視機和一臺收錄機后,在申請報告上親筆批示,并當面催促有關人員加快辦理,這個教師一家很快就獲準去了香港。

還有一次,王仲主動為一個港商的家屬申請去香港,索要了一臺電冰箱。1981年7月,王仲即將調離海豐縣之際,他帶著兩個兒子和女婿等人來到深圳找到該港商,再次索要了一臺彩色電視機。

據查,王仲先后收受、索取6個人的賄賂,他把這些東西大部分轉手賣出,賣得的錢存入銀行。

1980年7月至8月,海豐縣打擊走私販私的斗爭進入高峰期,被查獲的走私貨物在汕尾鎮堆積如山。在汕尾鎮的各大緝私物資倉庫,王仲一家自由進出,挑選取走或壓價購買物資 。據查實,僅這兩個月,王仲在汕尾鎮就拿走手表180多塊、收錄機8臺,以及大量衣服、布料和其他貴重藥品、雜物等。

陳云過問 

 “必須依黨紀國法懲處”

當時,兼任海豐縣打擊走私指揮部總指揮的王仲,其不法行為在海豐縣造成惡劣影響,走私活動得不到有效制止,一批干部被腐蝕,一些基層組織癱瘓或爛掉,一些緝私人員執法犯法、監守自盜,大量侵吞緝獲的走私貨物,許多嚴重事件接連發生。據蔣秀生講述,當時與王仲案一起立案審查的159起案件中,涉及316人,黨員竟占60%以上。

對此,群眾紛紛檢舉揭發,王仲的罪行敗露,汕頭地委作出決定,責令其停職交代問題。此案如何處理,受到時任中央紀委第一書記陳云的極大關注,他多次聽取案情匯報,先后派出100多人次的工作組調查此案。

有人曾為王仲說情,希望能從輕處理。但陳云認為:“在我們改革開放的關鍵時刻,在一個地區出現如此嚴重的情況,王仲起到非常壞的作用。如果不依照黨紀國法進行懲處,對我們打擊經濟領域嚴重犯罪活動的斗爭,對我們的改革開放都是不利的。”

1982年8月24日,中共廣東省委批準汕頭地委決定,開除王仲黨籍,撤銷其一切職務。同日,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汕頭地區分院批準依法逮捕王仲。

1983年7月18日,《南方日報》報道王仲被判死刑

經查證,自1980年4月至1981年8月,王仲利用職權,從緝私物資倉庫侵吞大量緝私所獲物資——手表263只、收錄機17部、彩色電視機1臺、電風扇2臺、衣服182件、布料442米等,總價值共計58141元;1979年至1981年7月,通過批條子、當面交辦等辦法使有關部門違反國家規定批準申請出港人員提前出境,從中收受賄賂物品總價值11608元;貪污緝私物資、受賄總金額達6.9余萬元,情節特別嚴重,已構成貪污罪和受賄罪。6.9749萬元,這在當時是一個讓人觸目驚心的數字,相當于一個普通干部100年的工資收入。

汕頭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王仲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王仲不服,提起上訴,經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報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1983年1月17日,王仲被執行槍決。

在走向刑場前,56歲的王仲對看守人員說:“你得記住,當了官千萬不要貪。不屬于你的東西,你就不要伸手,伸手必被捉嘛!但愿我的錯誤能給國內當權的、當官的敲一個警鐘吧。”

時任廣東省委常委的寇慶延后來回憶說,王仲被重判,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走私販私的歪風被壓下去了。可以說,殺了一個王仲,教育了一批干部,擺正了廣東探索改革發展的方向盤。

【參考文獻】

1.李建成、賈國勇《讓貪官說實話》,中國檢察出版社,2011

2.邵景均《中國反腐倡廉之路》,中國方正出版社,2009

3.高委主編《利劍高懸——建黨以來十大腐敗案件剖析》,中國方正出版社,2013

4.《改革開放后第一個因貪污腐敗被槍斃的縣委書記——王仲》,廣東黨史,2010(4)

5.戎明昌《殺了一個王仲救了一批干部》,南方日報,2008.10.4

6.陳小漫、顏映豐《“改革開放反腐第一案”審判回憶錄》,人民法院報,2018.9.17

7.《王仲案:改革開放第一案》,文匯報,2008.7.16

8.石艷紅、侯逸寧《親歷者講述查處王仲案始末》,人民網,2019.10.8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31

  • fm940532 2021-04-19

    [耍酷][耍酷]

  • fm1154415 2021-04-06

    [得意]

  • 518196 2021-03-30

查看更多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