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馬背搖籃” 6歲女孩跋涉3000公里與母親重逢丨百年百篇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1-04-05 08:00 111856


封面新聞記者 何晞宇

1942年,在延安軍人俱樂部舉辦的一場諷刺畫展上,一幅名為《娜拉又回到家庭》的畫作讓在場的革命女性心有點痛。她們懷著巨大的革命熱情來到延安,但在艱苦的革命年代成為妻子和母親后,生育和養育卻成為她們繞不過的隱痛。

就在這個時候,戰時兒童保育會誕生了。這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最早成立、時間持續最長的抗戰團體,在8年中保育、教養了近3萬名兒童,成為當時最有成效的兒童保育團體。延續戰時兒童保育會傳統延安保育系統,更是在戰火紛飛中,以強烈責任感,以馬背為搖籃,保全了數千兒童的生命,為他們在前線奮戰的父母掃除了后顧之憂。

為奔赴戰場捍衛祖國 

紅軍女戰士忍痛將孩子送養

1933年2月,暫居福州的紅軍女戰士曾志因沒錢住院,在家里靠一個手藝粗糙的接生婆,生下了兒子春華。春華是曾志的第三個孩子,前兩個孩子因行軍和“工作需要”,出生沒多久就送了人。這一次,曾志依舊沒有能力留下孩子,忍痛在春華出生第13天,將他送給了一個當地人。

6年后,曾志前往延安馬列學院學習時,生下了她的第四個孩子:陶斯亮。當時延安醫療條件有限,曾志產后出現危險,靠著醫院僅有的兩只止血針和冷毛巾貼敷才轉危為安。

曾志的經歷,在延安的女同志中并不罕見。延安歷史資深研究者、復旦大學教授朱鴻召研究發現,延安革命隊伍里的女同志,逃離舊家庭,投身革命隊伍,“在磨煉出中國現代革命知識女性颯爽英姿的同時,又承載著革命婚姻帶來的光榮與苦痛。”很多革命女青年都一樣有母愛之心,但是因形勢所迫,在撫育孩子上做出了很多犧牲。

在革命和養育兩難時,將孩子送給當地人的事情成為常態。解放戰爭時期,舒同要上前方,妻子石瀾得隨行,石瀾只能按上級指示將剛出生的孩子送人。當她肝腸寸斷的把孩子遞給陌生人時,暈倒在這個人的家門口。

1942年3月8日,延安《解放日報》的婦女節專刊以整版篇幅,對延安一段時間內的婦女問題做了披露和總結。女作家曾克在當期《救救母親》一文中指出革命女青年孕育時遭遇的困境,呼吁關注她們生下的那些沒有奶吃的新生兒、關注她們無法照顧到幼兒營養和疾病、為她們建立更多的托兒所……“一個母親看管1個孩子所費的精力,是足以看管10個或更多的孩子的。那么其他的被解放出來的母親,就可以有時間再去參與自己所希望的學習和工作中去。”

1942年《解放日報》三八婦女節專刊

戰時兒童保育會 

毛澤東周恩來均為名譽理事

為拯救戰區難童、解除前方戰士的后顧之憂,在各界婦女精英的推動下,1938年3月10日,戰時兒童保育會在武漢正式成立,并受到社會各界的極大關注。成立之初保育會就擁有近300名名譽理事,囊括了當時軍、政、教育、經濟等社會各界的著名人士,其中包括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彭德懷等共產黨領導人,還有各民主黨派人士、社會名流如沈鈞儒、章乃器、郭沫若、胡愈之、陶行知、梁漱溟等等。

毛澤東和陜甘寧邊區保育院的孩子們

保育會成立不到20天,當時的保育委員會主任曹孟君就帶隊前往河南開封戰區搶救難童。搶救隊伍中包括有魯迅夫人許廣平以及胡愈之夫人沈茲九等。搶救隊在半個月的時間里收容了近400名難童,并迅速將他們轉移至后方。

一個月后,保育會搶救隊再次出發,分別前往津浦前線以及隴海鐵路沿線收容難童。她們在前線帶著100多名難童跑了8天8夜。據當時從津浦前線被救回的難童張伯堯回憶,當時他們就是在槍林彈雨中不停的跑,“拼命跑……跑慢了就沒命”。

戰時兒童保育會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最早成立,也是時間持續最長的一個抗戰團體,也是抗戰期間,最有成效兒童保育團體。高峰時期,保育會擁有61所分院,分散在全國12個省市,共保育、教養了近3萬名戰時兒童。

年輕的母親們在保育院里學習

陜甘寧邊區保育院的三個孩子

延安“馬背搖籃” 

孩子和父母千里外重逢

在戰時兒童保育會各地分會中,陜甘寧邊區分會是個比較特別的存在。由于陜西在抗戰期間沒有被日軍占領,因此省內并沒有戰區難童。而周邊省份逃難而來難童主要由陜西分會收容,陜甘寧邊區分會則主要收容共產黨烈士、干部以及邊區出征將士的子女。

陜甘寧邊區分會成立之前,邊區就已經比較完備的兒童保育系統,如延安托兒所、魯迅小學等等。1938年7月,邊區婦女救國聯合會、各界抗敵后援會等團體和個人發起“邊區戰時兒童保育會”,并爭取到戰時兒童保育總會的支持,在原有托兒所和小學的基礎上成立了陜甘寧邊區分會保育會。

陜甘寧邊區保育會將6歲以下兒童分為乳兒部、嬰兒部和幼稚部分別管理。1938年底,邊區將魯迅小學也并入保育院,成為陜甘寧邊區分會保育會小學部,即“保小”,以收養教育6歲以上兒童。而且由于邊區保育會嬰幼兒比例十分高,還專門設置了“乳母”一職。

1945年,曾志和丈夫陶鑄前往淪陷區打游擊,他們4歲小女兒陶思亮(小名亮亮)只好被留在延安,被送進延安保育院。曾志以為此次和女兒一別,要5年甚至10年以后才能再見面,卻沒有想到兩年后,延安保育院的男保姆竟然帶著孩子,跋涉千里來到東北前線,把女兒交還給她。

1945年,曾志(左一)抱著小女兒亮亮在延安。

1946年內戰爆發后,延安環境不再安定,保育院需要外遷至華北解放區。據康克清回憶,當時延安已有大小托兒所、保育院近30個。為了保證孩子們順利轉移,中央專門調配了數千斤主食、糖、餅干、雞蛋等等。保育院還自主將孩子們的木床捆到了馬背上,這就是電影《啊!搖籃》中所描寫的“馬背搖籃”的原型。

1946年底至1947年春,延安第一保育院(原陜甘寧邊區保育院)、洛杉磯托兒所、延安第二保育院還有“一保小”、“二保小”分批出發離開延安。曾志的女兒亮亮當時隨延安第二保育院136名孩子于1946年11月告別延安,冒著嚴寒,開始向太行山解放區轉移。

“這是一列長長的騾馬隊伍,每頭牲口背上馱著兩個小木床,孩子們就睡在木床里。保育員們隨著隊伍跑前跑后地來回查看,看看駝床里的孩子們被子有沒有蓋好,是不是蒙住了口鼻……”。他們為了躲避戰火,選擇冒險在山區夜行軍。翻越雪山時,保育員將孩子們裹在棉被里,請了民工把孩子們背在背上,連續翻過18個山峰。隊伍一路穿越封鎖線、渡過黃河、汾河,在崎嶇的山區跋涉了3個月,終于在1947年2月中旬全體抵達太行解放區的山西襄桓縣。

此時,亮亮的爸爸媽媽所在東北民主聯軍已經在該地區取得主導地位,開始戰略反攻。晉冀魯豫中央局通知暫時駐扎山西襄桓的延安第二保育院,將當中包括亮亮在內的37名東北干部的子女送往哈爾濱,與他們的父母團聚。

1947年初,延安保育院保育院保姆楊順卿帶著亮亮順利抵達遼寧白城子,與亮亮的母親曾志會合,并合影紀念。

亮亮從延安出發時,就一直由保育院里一名叫楊順卿的男保姆照顧。這個年近40的瘸腿軍人牽著一頭騾子,護著亮亮和另一名軍屬的女兒,一路教她們學習隱蔽,學習躲避飛機轟炸。

1947年8月,他再次帶著亮亮隨隊伍從山西出發,在河北境內迂回躲避襲擊,最后抵達阜平晉冀魯豫中央局。然后,在中央的安排下又沿津浦路,悄悄抵達膠東,從海上偷渡至大連,送大連再乘郵輪借道朝鮮,抵達丹東。

正在遼吉前線擔任支戰任務的曾志,聽到女兒抵達吉林的消息時,驚呆了。6歲不到的孩子在戰火紛飛中,歷時1年多,經歷海、陸3000多公里的遠征找尋父母。

“這簡直是奇跡。”

【參考文獻】

《抗日戰爭時期戰時兒童保育會研究》, 張純著

《一個革命的幸存者:曾志回憶實錄》,曾志著

《搖籃里的中國夢  毛澤東關懷下的延安保育院》中央檔案館編著

《延安日常生活中的歷史 1937-1947》朱鴻召著

《馬背搖籃——憶戰火中的延安第二保育院》姚淑平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4

  • fm940532 2021-04-19

    [耍酷][耍酷]

  • fm1154415 2021-04-15

    [微笑]

  • lmf 2021-04-05

    真不易啊

查看更多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