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大典上唯一的高山族代表田富達:來自臺灣的他親眼見證祖國從此站起來丨百年百篇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1-04-19 08:00 148065


封面新聞記者 荀超

從背井離鄉被迫踏上戰場的臺灣少數民族少年,到參加開國大典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臺盟中央原副主席田富達的傳奇一生里值得回憶的經歷不少。最令他難忘的,是在開國大典上親眼見證了第一面五星紅旗的升起。

1949年10月1日,作為唯一的高山族代表、年僅20歲的田富達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開國大典。當聽到毛主席莊嚴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時,他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會場(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就在1949年9月21日,田富達還作為臺盟六位代表之一,參加了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親耳聆聽到了毛主席在開幕式上的那句著名的話:“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直到今天,他還記得“懷仁堂里,穿長袍的、穿西裝的、穿軍裝的、穿中山裝的……說漢語的、說英語的、說客家話的……大家的掌聲沒有停下來的意識。我的手掌都拍紅了,回到住處才感覺很痛。”

田富達內心很激動,因為他從心里聽懂了毛主席的這句“站起來了!”

轉折

從貧苦臺灣少年到共產黨員

田富達1929年出生于臺灣新竹縣關西鎮,高山族,原名尤明·巴都,祖祖輩輩都是居住于此的泰雅人。以狩獵為生的泰雅人是臺灣少數民族的一支,剽悍尚武,在日本殖民臺灣時期多次舉起刀槍反抗壓迫,因而屢受鎮壓,生活困苦。

田富達還被強行取了個日本名字:富田達夫。“八九歲時父母親就不在了。家里8個兄弟姐妹死了4個,一個哥哥被日軍強征死在了南洋,只剩下我和兩個弟弟。”為了養家,田富達小學畢業后就開始打工。他曾在日本人開設的農林公司打零工,種杉樹、桔子、檸檬,還當過勤雜工。1945年日本投降后,國民黨軍隊來臺灣征兵。迫于生計的田富達報了名,當時還幻想只當兩年兵就可以回家照顧弟弟。征兵的人來村里,就按日本名字給他改了一個中文名字:田富達。

1946年12月,部隊突然宣布集合,全員坐火車到基隆。田富達心里明白,多半是要乘船去大陸了。

“我離開時,大弟7歲,小弟5歲。我提出能否回家照顧弟弟,被拒絕。到基隆后直接上船,第二天就將離開臺灣。開船時,還有三個新兵跳海跑了。”那是1946年12月26日,田富達永遠忘不了。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參加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的六位代表,左一為田富達(資料照片)《中國政協》雜志發

漂洋過海后,田富達感覺自己“就像一粒連名字都沒有的沙子一樣,找不到方向。”1947年1月9日,節節敗退、被困山東魚臺的國民黨軍隊投誠。在面臨回家還是留下的選擇題時,田富達選擇了加入解放軍,成為了解放軍隊伍中一名來自臺灣的少數民族戰士。

1947年,晉冀魯豫軍政大學(1948年3月更名為華北軍政大學)積極招收臺灣籍學員,田富達和其他130多名臺灣籍戰友(其中高山族十余人)被編為“臺灣隊”。在學校里,田富達和他的戰友受到了禮遇。除日常生活用品外,臺灣隊的學員冬季要比其他學員多一床毛毯。由于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只能講閩南話、客家話,聽不懂普通話,學校還專門找來能講閩南話、客家話的教師給他們授課。1948年10月,田富達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田富達后來說,“直到參加了解放軍,到了華北軍政大學臺灣隊學習,才打開了點眼界,才知道國家意味著什么,一個強大的國家對于個人來說有多么重要!才知道我參加政協會議不是代表我個人,而是代表全體臺灣同胞,代表全臺灣的高山族同胞參與建立新中國——一個為了人民‘站起來’而奮斗的國家。”

見證 

第一屆政協會議上最年輕代表

1949年9月21日,是田富達終生難忘的日子。那一天,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中南海懷仁堂開幕,田富達作為唯一一名高山族代表出席了會議,他也是此次會議年齡最小的代表。年僅20歲的田富達,還于9月27日在大會上發言,介紹高山族的歷史等。

這段經歷,田富達記憶猶新,他自述:“9月25日的下午,組織會議的同志告訴我:27日臨時增加一次你的發言,你準備一下。本來每個代表團只有一個發言的,但那幾天大家發言的速度相當快。到了25日,臨時決定每個代表團可以再增加一個發言名額。”

田富達發現,“補充發言的,大部分都是少數民族。當時不少同志文化都不高,發音不準確,話也說不好,而且不習慣在大庭廣眾下發言。”據他回憶,他自己的普通話一直說不好,當時還有點緊張。”

1949年9月27日,田富達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發言(資料照片)《中國政協》雜志發

田富達想,在這么一個莊嚴的場合,要說普通話才合適,可發言稿也寫不出來,又不想放棄這次寶貴的發言機會。他說,用“很緊張”形容當時的自己并不準確,應該說是“嚇壞了”。“除了說話不利索,自己心理素質也不行,要在那樣隆重的場合講話,幾天里一直擔心自己說不好。”

盡管他自我感覺發言很順利,發揮出了“我最高的普通話水平”,但據熟悉的同志后來評價:“結結巴巴”。最讓田富達高興的是,在發完言之后,他下臺經過主席臺,“路過毛主席的跟前時,不由自主地、激動地握住了毛主席的手。會前已經說過會場紀律,不允許隨便跟領導握手,但當時我完全忘記了。毛主席當時握著我的手,說了好幾句話。可惜我當時太激動,大腦一片空白,只講了一句‘毛主席好!’就不知道下面要講些什么了。倒是毛主席記住了我。此后有一天,在食堂,我又一次遇到了毛主席,他主動地跟我握手打招呼,而且還對我說:我記住你了,你是臺灣高山族青年。”

自豪

參加開國大典 見證共和國的誕生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于1949年9月30日閉幕。10月1日下午3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大典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田富達應邀登上天安門城樓,和新中國的締造者們一起參加了開國大典,觀看了閱兵式,見證了共和國的誕生。“當我們華北軍政大學臺灣隊的隊伍走過的時候,我又一次流淚了,我要告訴他們:我代表你們發言了,在這個全新的國家里,我們高山族有地方發言了,我們全體臺灣同胞有地方發言了,在以后的世界上,我們中國人也要發言,因為,‘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站起來了。’”

1949年9月21日,北京,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開幕。(新華社記者 陳正青 攝)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工人、農民和無黨派人士民主協商、團結合作、共襄建設新中國大業的政治局面,是全國各族人民、各界群眾空前團結的政治氣象,也是中國共產黨人政治上的寬廣胸懷。這也是中國政治生活的“第一次”。中國共產黨順應大勢、團結各方,開啟了協商建國、共創偉業的新紀元,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作為我國一項基本政治制度,對人類政治文明作出了重大貢獻。

有人把這種蕩氣回腸的胸懷和氣魄稱為“開國氣象”,它彰顯的是民族復興的氣象,是人民當家作主的氣象,是各族人民和各界群眾大團結的氣象。

從建立新中國到建設新中國,從探索改革路到實現中國夢,經過70多年的發展,協商民主精神已經廣泛遍布我國政治生活的每個角落和政府行政的各個環節。

【參考資料

1.新華社《白了少年頭的半世紀回鄉路——訪臺盟中央原副主席田富達》(記者查文曄,2017年)

2.新華社《和衷共濟 共襄偉業——寫在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之際》(記者林暉、史競男、白陽,2019年)

3.《光陰的故事》系列短視頻《田富達:解放軍隊伍中的“臺灣阿甘”》(北京市臺灣同胞聯誼會出品)

4.人民政協報《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田富達: 我見證了祖國“站起來”》(記者 楊春,2019年)

5.人民日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關于建立新中國的一些檔案文獻回顧》(作者 王剛,2019年)

6.《關于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前后的一些回憶》(作者沙里,中國文史出版社《縱橫》雜志1999年第9期)

7.光明日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中國民主政治揭開嶄新一頁》(記者 俞海萍,2021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8

  • Ly 2021-05-03

    [得意]

  • fm1906264 2021-04-25

    給贊!

  • fm1154415朋友 2021-04-23

    [微笑]

查看更多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